泪雨

会产一些你看起来莫名其妙的粮,目前正在想着如何攻下《莉莉安的微光》

《莉莉安的微光》第四十五章:开战宣言

“陛下。”
一个身穿燕尾服、带着白手套的黑发男子从空气中现出身影,他有着一双妖冶的红黄异色瞳,无可挑剔的态度使我不禁想起了道恩。“你是……辛格?←_←”由于现在身体里还残留着莉莉安的意识,我能快速反应出面前这个人的名字。
“能被公主殿下记住名字,真是件荣幸的事。”他注意到了我投来的目光,对我露出恰到好处的微笑。
我正想说他开什么玩笑,魔王泰斯抬起手中断了我们之间的谈话,摆出君王应有的威严,一脸严肃地说:“好了,正经一点,辛格,别开丫头的玩笑了。”
“是。”名为辛格的男子向魔王泰斯行了一个执事礼,正式进入正题,“陛下,各界的代表们已经到位了,他们要想问您可以开始了吗?”
魔王泰斯点了点头,对辛格吩咐道:“转告各位代表,随时都可以开始。”
“是,我立即转告他们。”辛格应了一声,马上消失在空气中。
“没想到魔界方面会是魔王亲临!”
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个三十出头的棕发男子从人群中走出来,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痞子笑。
魔王泰斯迟疑了一下,反问道:“你是?”
“在下墨家长老墨天痕,是人间界的代表之一。”名为墨天痕的棕发男子向魔王泰斯有模有样地弯腰行礼,脸上依旧不改看上去贱贱的痞子笑。
等等!墨天痕?ヽ(  ̄д ̄;)ノ我愣了一下,马上想起了这个人是何方人士。这不就是那个跟母亲说我是“魔女转世”的家伙吗?(*゚◇゚)!!!墨家最年轻的长老——墨天痕!
墨天痕礼貌性地对我笑了笑,说:“平川奈绪小姐,许久不见了。当然你应该是第一次见到我本人,我先来做个自我介绍……”
“你是墨家最年轻的长老。(눈_눈)”我没等他说完,就先一步说出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墨天痕错愕了一下,然后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真不愧是公主莉莉安的转世体……”
他知道我是莉莉安的转世体?!⊙ω⊙我一脸惊讶地向他点头问好,旋即又觉得这再正常不过。╮(╯_╰)╭毕竟莉莉安这么重要的身份,我的身份自然是一传十十传百了。
“墨天痕,你与魔王如此亲近,你们墨家打算背叛我们之间的盟友关系吗?”半空中浮现了一个鹤发童颜的白发老人,气势汹汹地向墨天痕责问道。
墨天痕冷笑了一声,抬头对老人说:“你不必扣如此大的帽子给我,我可担当不起。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正是得到了其他家族的同意才过来的。”
“我,墨家墨天痕,代表人间界宣布,在接下来的战争里表示中立!”
我看见墨天痕的眼神变得锐利,对面的老人头上迅速冒出了冷汗,色厉内荏的样子显露了出来,一副故作清高的嘴脸令我厌恶。他指着墨天痕说了好几个“你”之后便没了后话,看来天界的人也是害怕孤军奋战的。( ̄へ ̄)既然这样,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魔王泰斯冷冷地哼了一声,装作云淡风轻地对白发老人微笑道:“记得回去替我跟天界的那些家伙转达一句话:别忘了,我家丫头的帐我还没算呢!”
“魔王泰斯,你……”老人偏过头,一脸愤怒却又像是惊恐地看着魔王泰斯。
“还有我们,我们鬼界也会为了公主的事向天界追究到底的。”
在我身后的空中,几道戴着惨白面具的鬼影浮现出来,把小朋友吓了一跳,低年级的教室里传来了小朋友们的哭闹声和老师们不知所措的安抚小朋友的声音。不过这是什么情况?(=_=)真的打算开天界的批斗大会,还是如同墨天痕先生所说的……要开战了?!直觉告诉我是后者。
隰泽慢悠悠地走了过来,眼睛瞥了一眼白发老人,装作一脸不忍直视地摇了摇头,作为高傲的神族自然气不过,老人气得牙根发痒却碍于目前的场面不敢发作。看着老人脸色马上黑成煤炭,我忍不住在背后给隰泽竖起大拇指。
“我们妖界肯定跟魔界统一战线。何况,你们天界做了这么伤天害理事情,难道不应该反省一下吗?”
隰泽这句反问激起了所有代表的火气,剩下的代表你一句我一句地指责天界的不对,老人最初还能跟他们胡搅蛮缠几句,越到后面老人的声音越来越小,到后面直接闭口不言,头上冒出的冷汗也越来越多了。
“你……你们给我记着!”他甩下一句狠话之后,立马灰溜溜地逃走了。
—————————————————————————
妈耶,越到后面越难写๑•́₃•̀๑伐开心
开头那一段我真的改了无数遍(┯_┯)就是写不好、就是写不好。
社团不知不觉加了七个【捂脸】学长学姐真的好可怕呀,电话号码都能查到。

《莉莉安的微光》第四十四章: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送走了鬼王一行人后,我们陷入了高度紧张的状态,谁也不知道战争什么时候爆发,而且我有预感这里会变成主要战场之一。
在他们走之前,我特地带着宫枫珧去了闺蜜的家去解除那个小熊上面的[咒],可惜闺蜜已经触发了上面的[咒],宫枫珧也只能摇头。这丫头,都跟她讲了还不听我就没办法了。╮(﹀_﹀)╭自认倒霉吧!
第二天的小考闺蜜考了一个不错的分数,相应的是她一整天的倒霉运:一早上出门来学校的时间里,她的钱包莫名其妙丢了,里面有她刚捂热没多久的零花钱;午休时,闺蜜的便当不慎被人碰掉到地上,里面的饭菜一下子撒了出来,好在我们还有些零钱,随便凑了点钱买了面包给她填肚子。
“真是奇怪了,从来没有这么倒霉过!”闺蜜无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嘟着嘴抱怨道。
我跟墨菲对看了一眼,耸了耸肩。对于不听劝的家伙,我懒得再提醒她了。
就在午休快要结束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巨大的“嘭——!”的一声爆炸声,随后气流冲撞到玻璃上,玻璃“哐哐”作响,在学生内部引起了巨大的恐慌,很多人在猜测是不是前段时间的爆炸案的后续。
我是亲眼看着爆炸案被微光他们处理妥当的,所以当听到一些人的猜测时,我的内心是不屑一顾的,略微知情的墨菲听到后也没理会这些人的胡乱猜测,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吃着便当不说话。我没有心情跟他们说明,墨菲就更没有了,那丫头可不是那种有心采管闲事的人。
隰泽见此情况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一脸凝重地小跑到窗户前向外面扫了一眼,下一秒就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从窗户跳下去,要知道我们的教室可是在六楼!
班里的同学立刻被这个情况吓得说不出话了,我从中意识到不对劲,由于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我的神经不得不变得特别敏感。我立即冲到窗户前往下看,看见隰泽变回本相,我再抬头一看,看见微光从半空中落下来,身上闪着蓝色的游电。
我张大了双眼,脑子变得一片空白,意识就在这里中断了……

等我醒来,我被一个金色马尾的男人横抱在怀里,这个男人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熟悉到我一见到他就不由自主地想要落泪。魔王泰斯,莉莉安的父亲……
被称为魔王泰斯的金发男子察觉到我醒了,对我笑了笑,我这才发现他正在抱着我从半空中降落到地上。
落到地上后,魔王泰斯轻轻地把我放下来,蹲下身对我微笑道:“你还好吧……”
“丫头。”
一声亲切的“丫头”让我的眼泪彻底决堤了,我嚎啕大哭,一副不把心里的委屈哭出来誓不罢休的架势,着实把魔王泰斯吓了一跳。他手足无措地用手擦我的眼泪,然而我的眼泪越擦越多,他愈发慌了。
最后魔王泰斯没辙了,一脸心疼地抱着我,一边拍着我的后背一边安慰道:“别怕丫头,有我在,别哭别哭……”
“父亲……”
听到我带着哭腔的叫唤声,魔王泰斯的手停顿了一下,明显是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弄得有些没反应过来,不过他很快有继续拍着我的后背。
“奈绪!”
这时,耳边传来了奈良的声音。魔王泰斯松开手臂,我转过身,看见奈良搀扶着全身无力的微光站在校门口,看着我直皱眉头,背后全是围观的人群。
“你哥哥吗?那你快回去吧,我正好有些事要处理。”
说着,魔王泰斯站起身,双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在背后轻轻地推了我一下。我抬头看他,他对我笑了一下。我对他微微摇了摇头,转过身双手抓着他的手。
魔王泰斯呆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样子,被迫妥协道:“好吧,在回去之前的这段时间里你就待在我身边吧,这样可以吗?”
我用力地点了点头。不知为何,我就是不愿意离开他的身边,大概……是因为他是莉莉安的父亲吧。也许是身体里残存的莉莉安的意识在起作用,我对这个第一次见面却给我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的金发男子抱以极高的好感度。
魔王泰斯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把我的手放进他的手心里,温热的感觉从他的手心里传来,让我十分的安心。他的这些举动改变了我对所谓的魔王的看法,毕竟就算魔王再怎么强大,在自己的女儿面前,他也只是千千万万个父亲的其中一位。
—————————————————————————
预想再铺垫一章的,然而本人能力有限,就只好量力而行了。╮(╯_╰)╭
你们到第二部就会看到爸爸桑的女儿控属性的,在这里爸爸桑的戏份太少,无法讲得太深入。→_→相信我,莉莉安家里的男生都是宠着她的,具体个宠法就不说,后面会看到的。😂
离正文完结还有不超过五章,后面还有奈绪和墨菲的番外。(*'▽'*)♪尽请期待

《莉莉安的微光》第四十三章:宫枫珧

“……虽然我未看清是何人所为。不过你们看。”说着,宫枫珧撸起左手的袖子,我们看见左手小臂上印着一个羽毛图案的印记。
“是天使的羽毛,果然是天界的那些家伙搞的鬼!”隰泽冷冷一笑,喃喃道。
“枫珧!”
听到越来越近的叫喊声,微光转过身,面无表情地说:“鬼王似乎已经到达了。我会让骑士团的人陪同鬼王他们一起护送公主殿下你回去,还请公主殿下做好自己本分之事。”
宫枫珧郑重地点头道:“我知道了,有劳微光大人了。”
微光转过头对宫枫珧点了点头,这时鬼王也到达了我们所在的店铺。只见一个头发往后梳的中年男子急匆匆地跑进店铺,后面跟着几位身穿黑色古装的侍从,看样子这位应该就是微光他们口中所谓的鬼王了。
鬼王一见到宫枫珧,立马激动得热泪盈眶,先是用目光扫视了宫枫珧一周,确认宫枫珧毫发无损之后伸出手紧紧地抱着宫枫珧。
宫枫珧反手拍了拍鬼王的后背,把额头靠在鬼王的肩膀上,不久后传出闷闷的呜咽:“对不起,父王,给您添麻烦了。”
鬼王摸了摸宫枫珧的头,喃喃自语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我看着这一场景,心中不免升起一丝感动,下一秒我甩了甩头,将这份感动压下。现在可不是感动的时候!(ง •̀_•́)ง幕后黑手的事还没处理呢!
“鬼王大人,虽然这句话可能不合时宜,不过您若要跟公主殿下说什么话,还请回到您的鬼界会比较好。”微光对鬼王父女俩欠了欠身,直言不讳道,“如今六界被人搅得不得安宁,回到自己的地方至少有个照应,也会比较放心。”
“多谢血魔真祖的提醒,等本王处理完枫珧的事之后,必定与几位共同商议对付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件的决策。”鬼王的脸色一下子冷峻下来,他对微光拱了拱手,“既然他们把主意打到了小女的身上,本王可不能再这么沉默下去。如果有什么需要本王的,本王自会竭尽全力帮助几位,定会跟几位共进退!”
“那便多谢鬼王大人。”“那么,本王先行告退。”
正当大家一团和气地说话之时,一个声音十分无礼地插了进来:“想走?没那么容易!”
我听到一个男声从角落的阴暗处传来,一个身影从阴影中显露出来,那是一个有着黑色翅膀的男人,男人的脸上带着邪笑,一头灰黑色的中长发搭在肩膀上显得他特别邪气。
“堕落天使吗?”鬼王身边的几个侍卫将鬼王和宫枫珧围住,我隐约从他们之间的间隔中看到鬼王的手里显现了一对银光发亮的婴儿拳头大小的银色铃铛,绑着铃铛的红绳和垂落的流苏如同鲜血般通红。
“是勾魂铃。”微光扫了一眼鬼王的手上,一脸波澜不惊地说道。
勾魂铃?是勾魂用的吗?(?_?)我试图从名字上去理解这对铃铛的作用,不过看样子我的理解方式貌似是对的。鬼王摇了几下铃铛,我看见他四周的空气扭曲并迅速传播出去,让我见识到了原来音波也是可以做到肉眼可见的。对面的邪气男子脸色一变,立即痛苦地用手捂着耳朵,身体开始抽搐,很快他的嘴角流下了一道血线。
隰泽见机行事,几个呼吸的时间就移动到邪气男子的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其中一条尾巴贯穿了男子的胸口。男子放下手,低头怔怔地盯着自己被血染红的胸口,张嘴吐不出一个字。隰泽抽出尾巴,男子瞬间往前倒下,睁大着双眼,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这等货色,真是脏了小爷的尾巴!”隰泽装作心疼的一边擦了擦自己染血的尾巴一边嘟囔道,眼里是一片寒霜。
“隰泽。”我小跑过去,扯了扯隰泽的袖子,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男人。
隰泽似乎误解了我的意思,伸手揉了揉我的头:“不好意思,小丫头,让你看到这么刺激的场面,吓到你了吧。”
我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对隰泽说:“我们,终于帮微光找到足以证明幕后黑手的有力证据了,对吧?”
说着,我对隰泽笑了笑。隰泽一怔,笑笑的接着揉乱了我的头发,我立刻气呼呼地挥舞着手臂向他抗议。
“真祖大人,外面的残余势力骑士团已经清理完毕了!”道恩突然飞进店铺,变成人形单膝跪地汇报道。
“那么,收队!”“是!”
—————————————————————————
大结局倒计时!

《莉莉安的微光》第四十二章:找到鬼族公主

最后我们在看不到脸的店主的监督下各买的一个小饰品,买的过程中,墨菲全程盯着店主被兜帽盖住的脸,弄得闺蜜很奇怪。
买的时候,我看了一下,闺蜜买的是一个可爱的小熊,墨菲买的是一只栩栩如生的小鬼,而我买的是唯一一个没有黑雾的蝙蝠。闺蜜的那个原本黑雾比较少,然而她跟店主的说了一下他的愿望之后,我只看到店主的手在那只小熊的上方一挥,小熊身上的黑雾比墨菲的那个小鬼多了好几倍。Σ(っ °Д °;)っ得赶快回去跟微光他们探讨一下!发现这件事情的我非常惊讶,但不敢当面说出口,免得出什么意外。
我就这么心神不宁的走回家,搞得闺蜜担心得走的时候一步三回头,即使我跟她讲我没事都没法消去她的担忧。
等闺蜜的身影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之后,我拉着墨菲冲进我家。一进家门,我看见道恩站在门口迎接我,我马上抓住道恩的手腕,墨菲在后面推道恩,道恩被这个突发状况弄得一脸不知所措。我们一起在客厅找到了微光和隰泽,向他们俩简要地说明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我们还拿出从那家店买来的小饰品。
微光和隰泽捏着下巴,低头观察我们拿出来的小饰品,随即对看了一眼。
“怎么样?(눈_눈)”我急切地问道,毕竟闺蜜也在这家店买了东西,而且那个东西可能很危险,我很紧张她的人身安全。
“不得不说,那些家伙还真是疯狂。”隰泽歪着身子,用手撑着下巴,冷笑道,“不会错的,这是鬼族的风格,那家店的店主八成是失踪了的鬼族公主——宫枫珧。鬼族公主果然被他们控制了!”
什么?!鬼族公主?!(⊙x⊙;)敢在鬼王的严密搜查之下公然让鬼族公主出来开店,幕后黑手果然病得不轻!
“现在知道鬼族公主的下落了,是时候该通知鬼王了,哪怕只有鬼界欠我们一个人情也要努力争取。”微光拿起墨菲的小鬼挂饰,给道恩递了一个眼神,又把小鬼挂饰放回墨菲手里。
道恩欠了欠身,变成蝙蝠飞出了我家,看样子应该是去找骑士团了。
道恩离开之后,我紧张地问两人:“微光,隰泽,这些小饰品会不会危及到性命?”
“危及性命倒不会,不过凡是此类东西都是要付出相应代价的。只要你的那位闺蜜不去触发上面的[咒],另外我们唤醒了鬼族公主的意识,[咒]是可以收回来的;如果她已经触碰了,那只能算她倒霉了。”隰泽摊了摊手,向我解释道。
所以说,只要附在上面的[咒]不触发,闺蜜就不会出事咯?(●—●)我暗暗松了一口气,当机立断地跑去打电话,结果闺蜜听到之后笑我小说看太多了,看样子根本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里,我还想跟她说些什么,结果她立即就挂断电话了。混蛋,竟然挂我电话,信不信我不救你了!╰(‵□′)╯
“还是赶紧去找宫枫珧吧。”隰泽拍了拍我的肩膀,向微光勾了勾手。
微光点头赞同道:“目前只能这么处理了。”

我带着微光再次来到了那家饰品店,那位神秘的店主依旧坐在店里,深紫色的巫师袍遮盖的她的全身,只能看见她如同陶瓷一般的完美的下巴。
隰泽率先上前一步,走到店主跟前,居高临下地说:“许久不见了,宫枫珧,鬼王可是找你找得很辛苦呢!”
店主机械似的僵硬地抬起头,双唇微启,却未发出一丝声音。下一秒,她双手抱着头,嘴里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身体不停地在椅子上扭动着。
隰泽退后一步,站到我们身边,冷眼旁观着眼前的这一情景。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店主的尖叫声有所减弱。我试探性地上前伸手拍她的肩膀,不成想还没拍到就被她一把抓住了手腕。我被这一举动弄得差点没失声尖叫出来,还好这段时间发生的一连串事件使我如今神经粗到一定程度了。
“许久不见,隰泽先生。”店主,不,宫枫珧用另一只手摘下兜帽,一张完美无瑕的脸暴露在空气中,可能是脱离控制的缘故,她的脸上带着浓浓的疲惫之意。
微光这时开口问道:“宫枫珧殿下,现在感觉怎么样?如果状态还好的话,不介意跟我们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的。”宫枫珧轻轻地点了点头,端正了自己的姿态。
—————————————————————————
顶着会被教官领导没收并扣分的压力上来冒泡更新,军训这段时间都是晴天,连滴雨都不下,今天总算如愿以偿了。

《莉莉安的微光》第四十一章:阴森的饰品店

听到微光的回答,我稍微安心一点。无论是哪个种族的,他们现在可是得罪了其余种族的人,到时候不知道是谁偷鸡不成蚀把米——自讨苦吃。
晚上,我跟隰泽分享了这个猜测,隰泽也赞同我的观点,不过他也说出了他的顾虑:“我想你的猜测十有八九是对的,但我们得找到确凿的证据证明确有其事,否则以妖族和魔族自古以来的盟友关系,其余种族根本不会相信我们的猜测,到时候被他们倒打一耙,我们就算全身长满嘴也说不清。”
“难道就放任着那些家伙逍遥法外吗?(▼皿▼#) ”我不禁有些来气了,音量不自觉拔高了。
隰泽无奈地摊了摊手,摇头道:“没办法,人间界和天界跟妖界与魔界一样,是同仇敌忾、统一战线的合作伙伴,主场不利呀!”
我立即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沮丧道:“说、说的也是!这种合作关系维持了这么多年,肯定比金刚石还要坚固,想要拆散哪里有这么容易!(ノ_ _)ノ”
隰泽伸手摸了摸下巴,安慰我说:“值得庆幸的是,被这一连串的事件一弄,两界之间出现了间隙,毕竟连神族这种自称圣洁的家伙都是有欲望的,至于我们认知里的无欲无求是指那些看破红尘、看淡世间万物的人。”
听到隰泽的话,我重新振作起来,双手握拳给自己打气:“平川奈绪,你行的!一定能行!(ง •̀_•́)ง”
隰泽微笑地摸了摸我的小脑袋,随后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他们能风光到几时。明知道自己在玩火,一个个都不知道「收敛」这个词怎么写,非得闹得满城风雨,总有一天会把自己也搭进去,落到一个众叛亲离的结局。”
我用力地点了点头,把可爱的月兔族当成最先到达的侦察兵,还给他们残忍地下了咒,不可原谅!

第二天,我平淡无奇的度过了白天的时间,然后放学后,闺蜜神秘兮兮地跑过来跟我说:“奈绪,我回家的路上新开了一家卖小饰品的店铺,听说卖的都是一些能给人带来好运的东西,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
能给人带来好运?→_→这不就跟月丞的那个[解忧杂货店]的功能差不多吗?我不着痕迹地朝月丞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自从月丞被我们带出异度空间之后,那个所谓的[解忧杂货店]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再也找不到其出入口所在地了。
“诶,给人带来好运?”墨菲凑了过来,兴奋地说,“那家店在哪里?可以带我们去看吗?”
闺蜜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好啊,奈绪也一起去吧。”
我点头答应下来,说:“我东西有点多,你们收拾好了出去外面等我吧。”
“好,那我们两个先出去了。”墨菲朝我挤了挤眼,硬拉着一脸想要说些什么的闺蜜出了教室。
墨菲,幸好有你这个闺蜜,GOOD JOB!(ღ˘⌣˘ღ)我看着闺蜜被墨菲拉出教室,然后墨菲顺手把门关上了。机会!(๑•̀ㅂ•́)و✧我在心里暗暗为墨菲竖了一个大拇指,立即把月丞抱出抽屉,放进书包里,随即收拾好书包里的东西,背起书包走出教室。
“久等了!”我拍了一下闺蜜的肩膀,微笑道。
“走吧。”闺蜜没有计较刚才的事,笑嘻嘻地在前面带路。
等闺蜜转过头去时,我跟墨菲使了一个眼色,墨菲领会了我的意思,朝我偷偷地做了一个“OK”的手势。
我们三个小女生一起来到了一家装潢总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的店铺。我壮着胆子推开门,屋内有些昏暗,昏黄的灯光照着柜台上琳琅满目的小饰品,在我的眼中,所有的饰品全部散发着近乎黑色的黑雾,怀中的血海纹章从走进店里之后一直在骚动。我一下子感觉到了不对劲,转头看了一眼墨菲,墨菲脸色如常,估计只有我能看见这些饰品的不正常。
“墨菲。”我一把拉住墨菲的手,把她拉到一边去假装看饰品,闺蜜没有发现我的不对劲,墨菲倒是看了出来。
“怎么了?”墨菲转头瞄了一眼正在挑选小饰品的闺蜜,凑近我的耳朵小声地问道。
我一脸凝重地回答道:“这些饰品不对劲,我看到它们在散发着黑雾。”
墨菲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还好她没叫出声。我对墨菲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把她拉了回来。
“那怎么办?!”墨菲不时地转头看闺蜜的身影,一脸恨不得把闺蜜拉走的表情。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安心。
—————————————————————————
军训前上线冒个泡,这几天除了听讲座还是听讲座,今天下午的讲座偏偏连个风扇都没有,热死了_(:з」∠)_
我自从进了大学之后发现我有洁癖,特别嫌弃我们的卫生间和洗漱室。(눈_눈)
下次冒泡时再见(ง ˙ω˙)ว 

《莉莉安的微光》第四十章:一种可能性

我们两个回到班里之后,隰泽如同他说的那样跟班长和班主任分别商量了一下,在班会上着重讲了一下这件事情,把大家震了一下——
“我现在在这边说一下几件事情……”
“第一,我跟平川的关系:事情是这样的,平川对于我两个朋友来说很重要,我朋友拜托我照顾平川,所以我们会走得这么近,别想太多,以及那两个朋友才是一对的。”
“第二,我的眼界非常高,除非打得过我,否则别妄想做我女朋友,更别提更遥远的事了。还有,我比较喜欢那种表面上大大咧咧内心却很细腻的女孩子。”
“第三,我平生最讨厌没事爱八卦的女孩子,特别是那种背地里说些有的没的女孩子我是看不起的。有什么事摊开来讲,斗来斗去的累不累呀!”
“……以上就是我想讲的,不好意思占用了班会的时间。”
隰泽向大家微微鞠躬,然后面无表情地从讲台上走下来,回到位置上。

我放学后回到家中,跟微光说起了今天在班会上发生的事,微光在听我讲完之后,突然冒了这么一句——
“隰泽他当年……追过莉莉安。”
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在喝水,直接一口水喷到对面月丞的脸上。隰泽追莉莉安?真的假的?!Σ(っ °Д °;)っ不敢相信!我一边帮月丞擦脸,一边消化微光说的这句话。
“有什么奇怪的,隰泽那家伙崇尚强者,正好莉莉安又满足了他所有的择偶条件,隰泽去追莉莉安是很正常的事啊。”微光一脸好笑地说道。
“可是莉莉安不是名花有主了吗?”我瞥了一眼神色泰然的微光,暗暗感叹他是太自信了还是神经粗,自己女朋友被人追都无动于衷。
微光看了我一眼,淡然地说:“隰泽当时秉着‘温水煮青蛙’的态度,并没有对我们的正常交往有太大影响,后来他意识到自己根本追不到手之后,立即恢复到以前的相处模式。在这一方面,他跟墨菲可能很谈得来。”
或许吧……-_-||我干笑了几声,忍不住用手扶着额头。月丞歪着头看着我,我伸手摸了摸隰泽的毛发。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鬼族公主失踪的事现在有头绪了吗?”
“没有。”微光从厨房里出来,在门口擦了擦手,对我摇了摇头,“还是没有任何线索。现在世道这么乱,大家忙于耕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哪还有那个闲心关心其他人的事。鬼王自己也在努力,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用手撑着下巴,喃喃自语道:“听了有些心疼鬼王,自己女儿失踪了这么久却迟迟得不到一点消息,其他人又不肯帮忙。”
“没办法,鬼界的特殊性使得他们跟其余四界的关系不会太好。”微光拉开椅子,坐上了我斜对面的位置上。
“那……”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开口问一下,“莉莉安的那个双胞胎弟弟现在怎么样了?”
微光的脸色很明显的凝固了一下,随后神色复杂地用手撑着额头,歪着头看着我,冷笑道:“你是说路斯特啊,那小子还能怎么样?天界的人没要他的命,但也剥夺了他的行动自由。不仅如此,莉莉安娘家的人也被限制自由了,整天跟坐牢一样被关在里面,出都不能出来。”
诶?!Σ(゚д゚;)这是真的吗?天界的人也太疯狂了吧!等等……疯狂?!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我的冷汗立刻不要钱似的冒出来。不、不会吧?!如果这是一系列事情背后的真相,那、那他们就不怕一个个盟友跟他们对立吗?明明已经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后盾,为了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强大到足以让他们恐惧的公主做到这种程度,我实在是难以理解他们到底在想些什么。
“莉莉安,怎么了?”微光注意到我的不对劲,离开座位走到我的身边,伸出手摸了一下我的额头,“没有发烧……是哪里不舒服吗?”
我顾不上那么多了,一把抓住微光的手腕,咬了咬牙说:“微光,我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追杀我们的会不会是……”
“天界的人!”
微光听到我的猜测之后,一脸平静如水地摸了摸我的头:“你这个猜测我们早就想到了,只是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是天界的人干的。不过你放心,六界的生灵们绝对不会容忍这种事继续发生下去,很多种族的家伙早已开始介入调查了,所以一定会找出真相的。”
—————————————————————————
明天去泉州,后天注册,下次更新不知道什么时候了,不过最迟黄金周可以回来更文。(๑•̀ㅂ•́)و✧
群里面一群小姐姐暗搓搓的计划着互寄东西,我也在此其中。♡^▽^♡

《莉莉安的微光》第三十九章:初露端倪

最后,我答应了隰泽的请求,偷偷地塞了一块猪排给隰泽。不过我欲盖弥彰得太明显了,我相信微光洞察力这么强,肯定看出我拙劣的演技了,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说出来而已。但是这样我反而更心惊胆跳的,下次再也不帮隰泽这个忙了,微光不动声响的真的令人胆寒。〒▽〒
心满意足的隰泽摸了摸我的头,特地变成小白狐的样子跳上桌子,握爪卖了个萌安慰我幼小(?)的心灵。我盯了隰泽良久,最终长叹了一口气。
隰泽用肉乎乎的爪子戳了戳我的脸,苦笑道:“别这么垂头丧气的嘛,微光小子对你可不是一般的好!”
“是是是,微光对我是二般的好。”我敷衍了事地回应了一句,“为什么微光不让隰泽你动他做的饭菜?”
隰泽一边用爪子梳理他头上的毛发,一边说道:“大概是觉得我明明可以自力更生,干嘛还要依赖平川家的伙食。”
我嘟着嘴,嘟囔道:“可是微光……”
隰泽一脸“你很迟钝呢”的表情,挑了挑眉道:“你没发现微光小子基本上不怎么吃东西的吗?”
“诶?”我一下子愣住了。有这种事吗?我怎么没注意到?(⊙x⊙;)
隰泽看到我呆愣的表情,叹了一口气,跳下桌子变回人形:“算了,跟你说这些也没什么用。把我刚才说的话忘了,晚上记得好好休息!”

隔天,我心神不宁地用手托着下巴,目光呆滞地看着黑板上老师写下的粉笔字,另一只手握着笔半天也没写一个字。
下课后,隰泽径直走过来用手敲了敲我的桌子。我抬起头,看见隰泽皱着眉头盯着我看,正要问他怎么了,隰泽开口了——
“你还在想昨天的事吗?不是跟你讲把它忘了吗!”
“诶?啊……啊,抱歉,虽然你说让我忘了,但果然……还是有些在意……≥﹏≤”我知道自己想太多了不好,声音不免越变越小,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隰泽看了我许久,长呼一口气,说:“等一下你跟墨菲那丫头讲午休她自己找别人一起吃吧,我觉得我要好好的跟你单独谈谈了。”
诶?隰泽你是想把我推到风头浪尖上吗?(┯_┯)单独出去?我非得被班上的女生们撕碎了!我努力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希望隰泽能改变主意。就算是说教也好,有墨菲在旁边不会这么引人注意。
隰泽是什么人?活了好几百岁的老妖怪,马上就猜到我的心思,安慰道:“放心吧,小丫头,我会跟班上的女生说清楚的。如果她们还是会欺负你,记得来告诉我哦。”
我迟疑地点了点头。班上的女生其实人都挺好的,就是花痴的面积……有点大!╯▂╰隰泽若能解释清楚应该不会受到太多的影响。

到了午休时分,我在一片女生的“注目礼”下,被隰泽拉着出了教室。我们一前一后快步的走着,走在前面的隰泽脚步有点快,手上的力气又有些大,我的手腕隐隐在发疼。
终于,隰泽拉着我走到了一片树荫底下松开了手,我立马用另一只手揉了揉有些红肿的手腕。
“啊,抱歉,小丫头,好像有些太用力了。”隰泽伸出手帮我揉了揉手腕,向我诚挚的道歉。
“没关系的,等一下就消下去了。(^_^) ”我摆了摆手,随后坐到地上,作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说教什么的,可以开始了。”
隰泽被我这么弄得一愣,随即“噗嗤”一声笑出来,也跟着坐了下来:“说教的事先算了吧,下不为例哦!”
我飞快地点了点头,隰泽在我的脑袋上轻轻地敲了一下。
“来跟你说说我这几天得到的一个新发现吧。”隰泽收敛了笑容,一脸严肃地说,“我跟芙洛两个人把那群精灵送回精灵族的时候,正好碰到鬼王,从他那得知鬼族公主失踪的消息,以及……这些[咒],是属于鬼族的[咒],而且是只有鬼族皇族才会的、类似摄心咒的东西。”
“等一下!鬼族?(=゚Д゚=)”我张大嘴巴,眼睛瞪得滚圆滚圆的,“这么算起来的话……”
“你也注意到了是吧。”隰泽面若寒霜地说,“除了天界之外,其余四界无一例外全部中枪。天界那边的情况我不太清楚,不过既然四界都中枪了,自然不会少掉天界那帮家伙。”
我意识到这件非同小可的事之后惊呆了,我怎么也没想到追杀我们的家伙这么疯狂,疯狂到可谓是丧心病狂。
—————————————————————————
鬼族部分完了就要开始完结倒计时了,时间真是快呀!一整个暑假一大半就搭在莉莉安上面了,现在快完结了有些心酸。【主要还是没什么人看】
真希望有评论支撑我写第二部或者罗刹。゚(゚´Д`゚)゚。
答应朋友去填罗刹的坑到现在都没动,我是有多懒哪!_(:з」∠)_

某作文比赛延伸出来的文๑乛v乛๑

※差不多两年前写的
※其实这是一篇番外,正文我几个月没动了
※本篇未完,只是挑了一段重(kai)要(tou)的部分发出来,而且这段当时在贴吧发过了

—————————————————————————

  游戏坐在酒店房间里的床上,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黄金的四方盒子,盒子大概两个巴掌大小,正中间有一枚眼睛,四面充满了凹凸不平的浮雕,一个个古老的象形文字似乎在述说着原来主人的平生。
  “另一个我……”
  游戏抚摸着手里的浮雕,感受着黄金盒子带来的冰凉触感,一声近乎叹息的呢喃回荡在空荡荡的房间里。
  脑海里浮现那人的背影,那是一个与他有相似容貌、气质却大相径庭的来自3000年前古埃及的少年法老王。亡者终究要回归死神的怀抱,自己亲手卸下他手里的“剑”,亲手将他送入冥界,亲手斩断所有的牵挂。
  ——绝对不会……忘记你的……
  那人临走时背对着他竖起一个大拇指,消失在白光中。一定是微笑着离开的,对吧?
  ——伙伴,你已经超越我了。
  另一个我,我还有很多事要向你学习,没想到你走得如此决然、如此迅速,等我反应过来时,你已经消失在我的生活中了。
  八年,游戏用了八年的光阴拼好爷爷从埃及带回来的[千年积木],见到了那人。他们用了一年的时间熟悉彼此,最后用了一场决斗斩断羁绊。
  明明约定了永远在一起,结果没过多久我们就阴阳相隔。
  回想起当年的那人,自负、不听任何人的话,要不是海马为了胜利以死相逼,自己的声音估计要很久才能传达到那人耳边。
  一直以来,那人都是自己的主心骨,只要有那人在,自己便有勇气面对一切的挑战。然而,随着那人的离去,失去主心骨的自己带着那人的牌组,连同和那人一起的回忆,黯然退出了让那人大放异彩的决斗领域。

  “叩、叩、叩。”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
  游戏打开房门,看见门外站着一名身穿朋克风服装的黑发男子,男子手里拿着一个快递。
  “先生您的快递,有人托我带给您的。”男子微笑地把快递递给游戏。
  游戏接过快递,不解地问:“你不用确认我是不是收件人吗?要是弄错了……”
  “先生,我们是不会弄错的。”男子打断了游戏接下来的话,语气中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绝对自信,“既然快递送到了,那么,先生,我先告辞了。”
  男子向游戏微微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
  游戏瞄了一眼寄出的地址,童实野町?!
  “等一下,这位快……”游戏抬头刚想要叫回男子仔细询问关于这个快递的一些细节,然而发现走廊上此时空无一人。
  游戏一下子如同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手中沉甸甸的快递表明着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不可能!自己低头再抬头绝对不超过5秒钟的时间,这个房间的位置又接近走廊的尽头,没理由一个大活人会在他的眼皮底下消失。
  一滴冷汗从游戏的头上滑落,手里的快递仿佛有千斤重。
  半晌,游戏关上门,把快递放到床上,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去看待这个几乎以灵异的方式出现的快递。
  游戏思虑了半天,决定还是拆开看看里面的内容。他从包里拿出一把折叠型的小刀,将快递表面的胶带割开,取出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个红木盒,暗红色的木头表面有一层非常漂亮的包浆,看成色,应该是年代相当久远的老古董了。游戏试探性地打开木盒,才开到一半,里面金光闪闪的东西让他瞳孔紧缩。
  “啪”的一声将木盒盖上,游戏的心怦怦直跳。如果没看错的话,盒子里装的是……
  游戏慢慢地把目光放到木盒上。如果这是当年的那个……是不是代表着那人也回来了?!
  游戏快步走到窗前,伸手拉紧窗帘,不留一丝缝隙,生怕有人知道盒子里的东西。
  然后,游戏回到床上,打开木盒,倒出里面的东西。
  看着床上一个个黄金打造而成的积木,游戏的眼泪差点要掉下来了。别人也许认错,但自己绝对不会认错的,这些黄金积木正是自己用了8年时间拼出来的[千年积木]的一部分。另一个我……是你回来了吗?
  时隔十年,当游戏再次拼起[千年积木]时,他的手颤抖得几乎要拿不稳这些黄金积木了。终于,他将最后一块积木拼好,一个倒三角形的[千年积木]随之成形,可惜没有像料想中的那样,那人出现在他面前。
  说不失落肯定是骗人的。游戏端起[千年积木],这个东西无论从质感、触感、重量等方面判断,都表明这是当年那个真的[千年积木]。
  说来也奇怪,十年前和那人共同掩埋在黄沙之下的七件千年神器之一竟然会被一个不知道是不是鬼魂的快递员送到自己手里,快递的寄件地址写的还是童实野町……是故意的吗?
  游戏觉得自己是时候该回家探望一下爷爷他老人家了。还有,打个电话给伊西斯他们,问他们王家之墓那边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

《失落的公主》序章

※看到白千这里粮好少感到心塞,自己割腿肉吧
※这两位姑娘是重要人物๑乛v乛๑

在一片茂密的树林里,鸟儿正欢快地唱着婉转的歌儿,草地如同地毯一般柔软,形成一幅美好的画卷。不过,草地里散落着的一堆又一堆的神龛,以及树林的尽头幽暗破旧的隧道,无一不给这一美丽的画卷蒙上一层神秘又阴森的面纱。
两个女孩顺着山间小道走上山丘,在隧道前停下脚步。一阵阴风吹过,卷起几片叶子拍打在两人的鞋后跟上。其中一位女孩有些害怕地朝另一位女孩的背后缩了缩,战战兢兢地对后者说:“算了吧,久美,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在太阳下山前回去吧!”
叫做久美的女孩摇了摇头,坚定地说:“不行!来都来了,不进去看一眼怎么说得过去呢!”
她的同伴一听,着急得快哭了:“可是……”这里好可怕呀!
久美拍了拍同伴的肩膀,安慰道:“好啦,惠实,就看一眼,我们就进去看一眼,看完立刻回去,可以吗?”
那个名为惠实的女孩还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把话咽回肚子里去。进去看一眼,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惠实迟疑地点了点头,两人手牵着手一起走进这个破旧的隧道里。她们并不知道,她们所做下的这个决定差点让她们有去无回……

如果我说这是P·boy的同人,你敢信吗?

※事实上这确实是,但这只是个开头
※粮太少,只能自己割腿肉

一个雷电交加的日子,一位蓝色长直发的少妇抱着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快步走在走廊上,透过走廊左侧的落地窗的玻璃可以看见窗外糟糕的天气。

少妇推开走廊尽头的大门,门后是会客的大厅,不过现在一切都显得格外冷清。空荡荡的大厅中央摆着一张长方形的木桌,木桌的另一边坐着一个黑发黑瞳的少年,相貌与少妇有几分相似。

“母亲。”少年见少妇进来,立马从椅子上站起身。

“珀拉穆尔,差不多该走了。”少妇缓步走进来,一脸憔悴地说道。

“我知道了。”少年点了点头,道,“请母亲你也要好好的生活下去。”

说完,少年推开藏在巨大的油画之后的暗门,转过头看了母亲和弟弟一眼,然后他对少妇笑了笑,走进了暗门之中。

“对不起,珀拉穆尔……”两行清泪从少妇好看的脸颊上滑落,滴在怀中婴儿的衣服上晕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