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心本玻璃,三分钟热度,一切更新看缘分。

一轮之花【改】·19

  • 是少阴+咒术,想着怎么可以少了安倍晴明才来脑的,其中涉及了相当多的私设

  • 时间线是涉谷篇,cp莲昌+5u,但因为是剧情向所以cp成分可能不多

  • 因为是涉谷篇那时想的设定,这里不涉及涉谷篇以后篇章的设定【主要是死灭洄游】

  • 原作人物属于独眼猫和结城老贼,ooc属于我

  • 还是希望大家多在评论区里互动【再次感觉少阴是时泪了】


18、

“悟……”夜蛾听完五条悟的叙述沉下脸,指责道,“为什么没有阻止她们离开?为什么没有早点说?!”

五条悟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回应道:“当时我带着悠仁,再加上对面好几个厉害的我不一定能搞定。”

夜蛾知道这不过是五条悟推脱的说辞,这时五条...

一轮之花【改】·18

  • 首先感谢一下 @白薮猫 这位小伙伴的支持~ღ( ´・ᴗ・` )比心!

  • 关于之前说到停更的事情,其实我自己私底下一直有断断续续在写,只是这里反响不好,就不是很有心情放出来

  • 是少阴+咒术,想着怎么可以少了安倍晴明才来脑的,其中涉及了相当多的私设

  • 时间线是涉谷篇,cp莲昌+5u,但因为是剧情向所以cp成分可能不多

  • 原作人物属于独眼猫和结城老贼,ooc属于我


17、

校长带着各位往学校内部走去,一家三口走在后面。澈环顾了四周,才注意到没有看到自己的哥哥姐姐的声音,于是询问了身边走着的青夜。

“话说回来,哥哥...

Two As One - Da-iCE

真的没有人用这首歌剪一下ASL吗?我是剪辑水平太次了不敢献丑,求各位路过的剪辑大神看一眼,在下真的想看😘

【找到就删】

求问,这是哪个太太画的乙骨?

当时协力的时候主要看到了五号位的妈妈,然后觉得有趣截下来了,后续再去翻截图的时候,发现一整组的人名字都很好玩😂

【不会画画,如果有妈咪想拿去当素材可以拿去,说一声就好】

老实说,突然想起一个很好笑的脑洞:

如果wtw的儿子过敏原全点在了他大爷喜欢的甜食材料上,比如巧克力和红曲粉能让他窒息休克,喝一口牛乳能上吐下泻……

想一想突然觉得这小宝贝好可怜

[图片]

一些碎碎念。。。

突然想到一些小细节【

已知兰加生日2.8,暦生日8.8

日本那边的学校开学是四月份

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一般要满六周岁才能上学

所以暦肯定要等到第二年才满六周岁上学

但兰加不用

【另外我还查了一下加拿大那边的,不保证准确与否,加拿大那边一个学年是从九月劳动节到六月底,跟我们中国的时间是一样的】

所以不是暦比兰加小六个月,而是兰加比暦小六个月呀!

这一波是年下天然攻×年上人妻受啊!

【内次方真有你的,DK组这是在我xp上疯狂跳踢踏舞🤦🏻‍♂️】

快进到哪天DK组doi时兰加起了坏心眼叫暦“欧尼桑”(也有可能什么想法都没有,只是想叫叫看)


以上是我的个人看法...

P1——是想对暦说的话,希望小男生不忘初心,继续走下去,你是爱着滑板这个运动的呀!!!

P2 ——兰暦绝美的爱情,虽然歌词看起来像多年后的后日谈,分开之后还是记得对方,还是跟对方拥有很好的默契【架不住细想是个刀子呀。。。】【绝对不是我的想法太后妈,实在是太太写be完全不手软

P3——兰→暦,雪怪害怕狗勾消失不见什么的【第七集的刀子。。。】

P4——同样是兰→暦,很好的表达了雪怪的心声【大概吧】毕竟是狗勾带雪怪入门的,不管是雏鸟情节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雪怪是不可能脱离对狗勾的依赖的【单看是甜的🥰】

P5——本来看歌词的时候还有点兰→暦,现在……这踏马不是忠→爱吗!!!特别是...

一轮之花【改】·17

  • 是少阴+咒术,想着怎么可以少了安倍晴明才来脑的,其中涉及了相当多的私设

  • 时间线是涉谷篇,cp莲昌+5u,但因为是剧情向所以cp成分可能不多

  • 原作人物属于独眼猫和结城老贼,ooc属于我

  • 前篇看合集


16、

“总之,先进去学校再说吧。”此时,作为校长的夜蛾出来说话了,十分沉稳的举止让人挑不出错来。尽管他们一时间没办法完全消化听到的这些信息,不过现在距离咒灵一方发动的涉谷事变早已告一段落,面前的几位不出意外应该是光臣找来的援军,请他们进去喝杯茶,理清一下思路总不会错的。

澈留意到自己光顾着跟母亲说话,忘记跟面前这些初次见面的陌生人自我介绍了,伸手摸了摸后颈,有...

一轮之花【改】·16

  • 是少阴+咒术,想着怎么可以少了安倍晴明才来脑的,其中涉及了相当多的私设

  • 时间线是涉谷篇,cp莲昌+5u,但因为是剧情向所以cp成分可能不多

  • 原作人物属于独眼猫和结城老贼,ooc属于我

  • 前篇看合集,谢谢!


15、

彻底知晓了事情真相的青夜双手抱胸,长叹了一口气,道:“难怪没有人能解决两面宿傩,原来是掺了光你的力量。这下好了,以光的级别来说,除了他本人,没有人有能力祓除两面宿傩的手指。真保险呢!”

听到青夜的感慨,光有些不好意思的苦笑道:“这么一想,缘分这东西真的是妙不可言。我会跟你,还有光臣相遇,归根结底是源自我自己封印的两面宿傩。”

“是呀,我跟光臣,也就是昌...

© 泪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