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心本玻璃,三分钟热度,一切更新看缘分。

可以跟着去你家吗?

  • 海灯火的《恋はエチュード!》漫画的衍生故事

  • 《一轮之花》系列相关节点,背景咒术+少阴

  • 来源于日本同名热门综艺《家、ついて行ってイイですか? 》

  • 以下但凡对光爸爸的外貌赞美,都是我的私心【有什么问题请打我】

  • 角色属于原作者,ooc属于我



在寒风瑟瑟的夜晚,我一边攥紧羽绒服的衣领不让冷风灌进去,一边小幅度的跺跺脚活动身体保持热量。我不时往手里呼着热气搓了搓手,旁边陪同的摄影小哥也忍不住放下机子,去附近的自动售卖机买了一瓶热饮。我们在这里等了许久,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几次上前搭话皆是拒绝的回答,我们渐渐的也有些气馁,难道今天真的要无功而返了吗?
就在我们准备放弃返回电视台的时候,我的余光瞥见了一个正在走来的金发年轻男性,他戴着黑框眼镜,戴着个口罩,手里提着一袋东西,正低头看着手机。我眼前一亮,快步走上去,拦下了这位眼镜小哥。
“你好,打扰一下,我是‘可以跟着去你家吗?’节目的主持人,请问你家在哪里呢?我们这边帮你报销车费,可以去你家拍摄采访吗?”我紧张得心脏怦怦直跳,忐忑的等待着这位眼镜小哥的回答,如果他也是拒绝的态度的话,我们就真的要打道回府了。
“可以呀。”
眼镜小哥的回答让我们欣喜若狂,他摘下了口罩对着我们笑了笑,我发现他的脸上遍布尖锐物品划伤的痕迹,看样子是陈年旧伤了,虽然不是很要紧,但是这张帅脸因为这些伤痕而变得黯然失色,让我有些惋惜和愤恨究竟是谁忍心破坏了这张帅脸,并且我总觉得这张脸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只不过我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
就在我发呆的这简短的时间,小哥继续说:“我家就在这附近,走不了几步路就到了。这样吧,你们到时候能不能结束后把整段采访的母盘复制一份给我?”
我跟摄影小哥对视了一眼,这还真是个奇怪的要求,不过不是要母盘,而是母盘的复制盘应该是可以的吧?这个确切的答复还是要询问导演那边是否同意。我把这句话说给了眼镜小哥听,眼镜小哥微笑的点了点头,他似乎对电视台内部的事情了解不少,对我们说的这些话都是一副意料之内的表情。
“既然没必要报销车费的话,要不然我们这边支付你购买的东西的钱吧。”
在我们的再三请求之下,眼镜小哥最终拗不过我们的好意,只得点头同意了。他拿出了便利店的小票,我接过小票,然后我们跟着眼镜小哥一起往他家走去。在去往眼镜小哥家的路上我们也没闲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还没询问小哥你怎么称呼呢?”
“我叫做星野陆人(ほしの りくと),现在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剧本编辑。”眼镜小哥简单介绍了自己,我们两人走在他的身边,我看到他左边眼角处有一颗小小的泪痣。说起来,许多年前有个男艺人的卖点就是左眼角有一颗泪痣,是叫什么来着的?
“啊,到了。”星野先生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钥匙开门,转头对我们说,“请你们在这边稍微等一下,我进去跟我的同居人说一声。”
我们轻轻点了点头,星野先生先一步进去了,里面传出一些断断续续的对话。过了几分钟,星野先生再次出来,把我们请了进去,我们在玄关处拖鞋进屋,看见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黑发小哥,从我们进入这个家开始就满脸紧张的神色。星野先生拿出两个一次性杯子给我们倒了两杯茶,我们接过后说了一声谢谢,然后星野先生坐到黑发小哥的身边,我也在单人沙发坐下,摄影小哥在我旁边调试摄像机。
“你好,你是星野先生的同居人吧?我们是‘可以跟着去你家吗?’节目的,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也许是黑发小哥的紧张传染到我们了,我有些拘谨地说道,“请问你怎么称呼呢?”
“你、你好,我的名字是神坂飒(かみざか かける)。”姓神坂的黑发小哥有些僵硬回应道,“关于采访的事情刚才陆人有跟我说清楚,你们想采访关于哪些方面的呢?”
“不必紧张!我们就是跟两位闲聊一下,我们这些提问的都会征求你们的意见才会公开的。”我摇了摇手,试图安抚面对镜头一脸紧张的神坂先生,“请问神坂先生和星野先生是好朋友吗?是一起合租吗?”
大概是我蹩脚的转移话题起了效果,神坂先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回答道:“啊,是的,我跟陆人是好——”
“是恋人。”星野先生简短的一句话让原本不大的屋子霎时间安静了下来,神坂先生像是火烧屁股一样跳起来伸手去捂星野先生的嘴,我缓慢僵硬的抬头看向呆若木鸡的摄影小哥,在摄影小哥眼睛看见了惊恐的神色。
同、同性恋人!我敢预见这一期绝对收视率暴涨,摄影小哥也很快回过神,双手稳稳地端正摄像机对准两人。我看见星野先生云淡风轻的拿下神坂先生捂住他的嘴的双手,淡淡地吐出一句话。
“现在又不是十年前恋爱禁止的那段时间,没有事务所的那些人盯着我们的地下恋情,飒你在害怕什么?”
神坂先生听到星野先生的这句话,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放下了手。我倒是对刚才提到的“事务所”这个字眼提起了莫大的兴趣,星野先生以前是艺人吗?同性恋人,再加上前艺人自爆在恋爱禁止时期有地下恋情,我仿佛看见了收视率如山峰一般往上飙升的景象。
“你说得对,没什么好怕的。因为陆人的身边有我!”神坂先生如释重负般的露出小太阳一样的笑容,星野先生也随之弯了弯嘴角。
我觉得我们是多余的。正在纠结何时开口比较合适的时候,我突然注意到墙上贴着的几张海报好像是……
“是Sora!”我有些兴奋地不禁叫出声,其他人被我这突然的一声大叫吓了一跳,我反应过来立即意识到自己的不成熟,捂住自己的嘴巴。
神坂先生最先反应过来,看了一眼贴在墙壁上的几张海报,笑着说:“对的,这些都是Sora的海报。我房间里面还有一些Sora的其它周边,不过大部分还是放在我姐姐那个房间里。我姐姐从以前开始就很喜欢Sora,也是因为她,我才喜欢上Sora的。”
“我也是!我一个小姐妹她很喜欢Sora,她经常拉着我一起去看舞台剧,我也是逐渐被她拉入坑的!”
提起Sora这个艺人,我们两人有了共同话题,摄影小哥愣愣的看着我们交谈甚欢。神坂先生故作惋惜的嘟囔着可惜他姐姐现在嫁人了,我倒是对他口中他姐姐房间里的一大堆周边来了兴趣。
“……说到舞台剧,我想起我第一次去看他演的舞台剧,角色很帅气呢!”
“是啊,真可惜后来Sora私底下出了意外,被迫退出了圈子。太可惜了!”
听说我提到Sora受伤的事情,神坂先生的表情好像有些变化,微微侧脸准备看向身边的星野先生又转到一半突然止住了,等我想仔细观察的时候神坂先生已经神色如常的继续跟我们聊着。是我的错觉吗?
“听说好像是半夜出门被碎玻璃划伤了脸,演艺生涯直接提前结束了。”摄影小哥总算有机会插进我们之间的话题,他说,“好像是十年前发生的事情吧?”
“是的呢。”神坂先生提起这件事脸色有些落寞,我则是因为摄影小哥的话脑海里好像闪过了什么东西,可惜一时间没抓住。
我抬头看了一眼许久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的星野先生,看着他脸上残留的伤痕,又注意到左眼角的那颗泪痣,再度看向在他背后贴着的一张Sora的海报,像是踩到了电门,一下子抓住了刚才闪过的那个念头,所有事情在我脑海里串联了起来。
我颤抖着声音,问了一句:“请问……星野先生脸上的划伤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其他人听到我的这句话,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星野先生。星野先生抬起头,笑了。
“哎呀,注意到了吗?是十年前发生的事,而且左眼因此被摘除了,现在你们看到的是义眼。”
我们这才注意到星野先生的眼镜框后面的左眼确实是呆滞无光的模样,像极了无机质的东西。不过这不是我关心的重点,听到星野先生回答的我嘴巴几度张了又合,喉咙发不出半个音节。摄影小哥的表情也像是从中意识到了什么,但还没有完全理解。
我拍了拍摄影小哥的手臂,有气无力的揭晓了答案,对星野先生说:“……您就是Sora本人吧?”所以,神坂先生口中对Sora的喜欢跟他姐姐对Sora的喜欢,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星野先生点头承认了,摄影小哥被这句话搞得彻底懵了。
“介意听我讲个故事吗?”星野先生笑笑地看着我们,询问我们的意愿。
我有预感可能会从中挖掘出一些不为人知的内情,我看了一眼摄影小哥,摄影小哥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星野先生请讲。”我咽了咽口水,艰难地说道。
“这个故事要从十一二年前说起,故事的主人公是个十六岁的普通男高中生,我们就叫他K吧。在一个下雪的冬日,因为他的姐姐感冒发烧无法出门,作为弟弟的K无奈接下了姐姐的嘱托,早早的来到贩售现场排队买一位艺名为S的偶像的周边,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偶像S的脸,S左眼角下的泪痣深深刻在了他的脑海里……”
“等一下,陆人,这不是我们认……”神坂先生听到熟悉的开头大惊失色,说到一半被星野先生伸手打断。
这是两人认识的契机吗?我聚精会神地不放过星野先生说的每一个字,腹诽道。K是指神坂先生吧,S指Sora,也就是星野先生当时的艺名,接下来涉及的名字缩写应该都是身边的人。不知道神坂先生的姐姐了解到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心里是什么感受,自己无意间成为了促成弟弟和自己偶像从认识到走向恋爱关系的“红娘”。
“……几天之后,K发现自己口袋里放着一张S的明星照没有给姐姐,正在他苦恼着怎么跟可能会化成般若的姐姐说这个事的时候,他在拐角处撞到了隔壁的男生,暂且叫他R。顿时书本掉落一地,随之掉落的还有对方的眼镜,K赶紧捡起地上R的眼镜一边道歉。R接过了眼镜,K看到他左眼角下面有一颗泪痣,感觉似曾相识,拿出口袋里S的明星照对比,发现R就是S。接着……”
星野先生特意停顿了一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我和摄影小哥的好奇心立马全部被勾出来了,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星野先生。神坂先生不知为何摆出一副复杂的表情,貌似回想到了什么一言难尽的回忆。
星野先生看到神坂先生的表情想咧嘴大笑,但是当年受的伤好像导致面部肌肉受损,只能僵硬的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
“……接着,R直接亲了上去,把K被亲到高潮的脸拍了下来,把这张照片当做威胁要求K保密以及帮他做事。”
我目瞪口呆地张大了嘴巴,等一下,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感觉自己好像窥见了星野先生恶魔的一面。神坂先生已经丢过去一连串眼刀,要是化作实体能把星野先生扎成筛子,眼神里无不透露着“还不都是你(星野先生)的错!”的内心活动。持续丢过来的爆点已经让我和摄影小哥的内心逐渐麻木起来,但我总有预感后续故事应该会越来越精彩,毕竟现在星野先生才刚开了一个头。
“……期间经历了一些波折,K也在某次去看舞台剧的时候认识了另一个前辈艺人A,也从A那边知道了一些关于R的事情,最后在A的推波助澜之下,两个人在一起了。”
——『陆人也好Sora也好,我喜欢上的是两个都加起来的完整的你。』
前辈艺人A?难道是早濑淳(あさせ あつし)?我的脑海不由得跟着星野先生的讲述闪过一个名字,没想到他居然是主动当了两人的“红娘”。我看到星野先生的目光逐渐柔和,似乎想起了什么温馨的回忆,但很快又消失得一干二净。
“……在平稳过去的一年时光后,恋情第二年的5月24日那天晚上,K的父亲不经意间撞破了两人的恋情,父子俩大吵了一架,K一气之下拉着R出了家门,来到了家附近的公交停靠站。因为第二天是周日,他们打算坐去往海边的公交车去海边玩一个晚上再回到R租住的公寓休息。很快他们就等到了公交车,上车之后由于时间还不是很晚,也有一些刚下班的人,两人在公交车中间的座位上坐下,公交车就这么出发了。”
“等一下,我们没有坐上那辆公交车,不是吗?”神坂先生有些急了,他脸上掩饰不住的惊恐让我意识到其中可能发生了什么事。
星野先生朝他摇了摇头,出声安抚道:“听我接着讲,好吗?”
神坂先生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对视着星野先生坚定的眼神,他也只好败下阵来,星野先生继续说了下去。
“……半个小时之后,在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K注意到左手边车道直行的卡车开着刺眼的远光灯,突然向公交车这边冲过来,他下意识抱着R的头向远离窗户的方向倒下去,几秒种后卡车一头撞上了公交车中间,整辆公交车被撞飞出去,在地上翻滚了半圈车顶朝下倒在路边。车上的人都因为车祸导致重伤,剧烈疼痛之下昏迷了过去,几人当场死亡。”
我留意到星野先生讲这些的时候脸色变得很难看,不断变换着手里的动作,有时十指交叉握拳,有时左手包着右手摩挲,他似乎在回忆着不好的记忆,整个人沉浸在话语中的场景里。神坂先生已经不说话了,我们都在静静听着星野先生讲述的故事。
“……等R从昏迷中醒来时,已经是事发几天之后的事情了。R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稍微一动就感觉全身剧烈的疼痛,他推测身上有多处骨折的情况。随着身上的感觉逐渐清晰,记忆开始回笼,R回想起了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故,他只记得白光一闪,K抱住了他,然后公交车翻滚,他们被甩飞出座位,身体在车厢里不停撞击各个地方,最后在疼痛的作用下晕了过去。”
“R的父母很快发现到儿子醒了,R的母亲坐在床边喜极而泣,父亲出去找医生和护士进来检查。R安慰了自己母亲几句,然后问起了K的情况,母亲愣了一下,眼神躲闪、有些支支吾吾地说不太清楚,等一下会帮儿子问一下K的家人。R看到母亲的反应有点不太好的预感,但是被母亲打岔转移话题,想着先把这个事情放一边,等之后身体好一些了再去探望K。医生和护士很快便来了,医生检查完R的恢复情况后便跟R的父母嘱咐了几句注意事项,接着就去巡视下一个病人的病情了。医生之后是R事务所的一些前后辈和经纪人来看他,特别是A,但是他们在R询问K的情况时都和R的母亲一个反应,说话支支吾吾的,而且你看我我看你,R觉得更可疑了,可是自己因为伤势还没有恢复,也不好擅自主张下床去找K。经纪人过来也是通知他一些因为他受伤导致一些后续工作无法完成,他所要支付的违约金的事项,问起K的情况经纪人只是面色一顿,但是嘴上说着不太清楚。”
“但是,其实这一切K都看在眼里……”
诶?神坂先生看在眼里?我暗自猜测不会是神坂先生已经能下地走路,在病房外的玻璃窗看着这些吧?不过这么一想也不太可能,没道理所有人都瞒着星野先生当时神坂先生的情况……正当我纳闷的时候,星野先生接下来说的话让我整个人如坠冰窟。
“……过了几天,R的身体恢复了一些,而K的家人之一,K的姐姐来到了R的病房看望他。K的姐姐来时带了一束鲜花,穿的一身素净的衣服,面色有些憔悴。R随口问起了K的情况,谁知K的姐姐脸色一变,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好像在说‘你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吗?’,很快变为一副了然的模样,没有说话。这时候反而是R急了,他的心底从醒来之后看到大家一提到K如此怪异的反应开始涌起了不安,现在更是不安充斥了整个胸口,他反复询问K的姐姐,K的姐姐最初是避而不谈,但是在R坚持不懈的询问下,K的姐姐终于开口了,说出了一个噩耗——”
“她说,K早就在车祸那天晚上因为头部被重物砸得粉碎,当场死亡了,而R被救下的时候由于头被K紧紧抱着,头只是磕了一口子。她还说昨天是K的头七。”
听到这里,我不禁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尖叫出声,摄影小哥还好把摄像机放到一旁,要不然摄像机被他扛着估计这时镜头要大幅度的抖动一下了。神坂先生的脸已经毫无血色了,伸手想要握住星野先生的手给予他温暖,却反被星野先生用双手包裹住他的手,微笑地用唇语说了一句“没事的”安慰他。
“……R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看到K的姐姐一脸严肃的表情对他说这些话,他更不相信K的姐姐会在这个时候说谎,K可是她的亲弟弟,再怎么说她都不可能拿这种话来回应他。意识到了这一点的R,陷入了绝望。K的姐姐很快便离开了,临走时正好跟R的母亲擦肩而过,留下一句‘请保重’。R的母亲看到K的姐姐和自己儿子的反应,知道这件事瞒不住了,作为母亲的她无法说出什么安慰的话,因为她知道什么话语对于自己儿子来说都是无济于事的。”
“……该说不愧是小年轻吗?R在医院里休养了两个月便康复出院了,虽然回归工作之后R的业务水平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但是身边的人都能察觉到R自从回来之后私底下整个人很不对劲,经纪人和前辈A作为知情人却没办法说什么。就这样过了好几年,这些年R跟K的家人一直保持着联系,特别是在K的姐姐结婚的时候更是代替K参加了婚礼。”
——『对不起,对不起……陆人,请你忘掉我弟弟吧……我知道这会很痛苦,请你重新去寻找幸福吧……我们,还有飒都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K的家人一直想让R放弃这段感情,但R对此并没有让步,他因为心里装着死去的恋人,完全不跟别人闹过绯闻,除非事务所的前后辈的聚会会跟人家接触,否则他私底下就跟孤狼没有什么两样。对于R的这种状态,经纪人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反正R的业务水平并没有受到影响,他不闹绯闻公关那边也比较省心。”
“……但是这种平静的日子很快就被打破了。有一天,经纪人照例带来了一大箱信件,R就挑了一些信件来读,其中有一封信上的内容让大家始料未及。写信的是一名女生,信上先是向R表达了自己的崇拜之情,然后在后面写到了R之前上综艺的时候,背后似乎跟着什么东西,浑身冒着黑气。这名女生信中提到不止一次见到过R背后有跟着东西,她观察了好几次R上综艺时的画面,确认是同一个东西,看起来是一个高中男生,浑身是血,嘴里一直在说着……”
——『拜托了……请救救他……谁来……救救他……』
“……看到这封信,不光是R这个当事人惊呆了,就连经纪人、前辈A以及事务所的人知道后都吓了一跳,事务所随即找来了附近寺庙的僧人过来超度亡魂,但是被R强烈拒绝了,甚至说出了‘如果你们敢超度他的话,我就不做艺人了’这种话。最后事务所顾虑R真的说到做到,没有再提起这件事。而经纪人则私底下联络了来信的那名女生,从她那边了解到不止她一个人看到了,她们几个有阴阳眼的小姑娘都看到了,经纪人许给她们一些好处让这个女生还有其他看得到的小姑娘尽量不要把这件事往外传。这件事就被这么隐瞒了下来。”
我被星野先生讲述的那句“超度恋人就不做艺人”的话震惊了,我没有想到星野先生这么强硬,竟然敢跟事务所呛声,不过听着星野先生到这里的讲述,我也是能够理解他的心情。对那个时候的星野先生来说,留在身边的恋人是他最后的稻草了,连死去的恋人的灵魂都失去了的话,星野先生估计整个人真的会疯掉的。
“……但是这件事R还是跟K的姐姐说了,K的姐姐也很惊讶,依旧劝说R放下,或许K的心愿就是希望R忘了他去喜欢上其他的人,但是关于这件事R还是一步也不肯退让,说自己要是放下过去拥抱未来,那才是对K的亵渎。K的姐姐见就算这样仍然无法劝说成功,再加上可能她的潜意识也不希望R就这样放下,渐渐没有再找过R说寻找新恋情的事情了。”
我看见神坂先生向星野先生投去“这样真的好吗?”的目光,倒是没有出言打断星野先生的讲述,星野先生只是再次对他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继续讲了下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R二十五岁那年,他的演艺生涯如日中天,事务所靠着这颗摇钱树也赚了不少钱,然而事务所还是没有放弃超度跟着R的背后灵的事情。为了不让R的身上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这次他们通过这些年不断扩张的人脉,终于联络到了专业人士。等R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是高层带着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人过来找他。这次R没有像上次那样表现得很抵触,而是一言不发地打量着被高层领进来的两人,那两人同样也在观察着R,然后其中一个年纪比较小的男生率先说了一句话——”
——『五条老师,这跟他们说的不一样吧,他背后的那个东西已经扭曲到不成人形了。』
——『啊,是啊,悠仁。因为拖太久了吗?』
——『那个咒灵一直在重复着“救救他”这句话呢。』
“……两人就这么交谈着,因为当时身处会议室,R还是把他们的交谈内容听了个大概。男生称呼男人为‘老师’,R猜想这两人应该是师生,高层介绍这两人是从一个叫「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派来的。R礼貌性的跟两人打了招呼,男人表现得很狂妄,而且戴着一个黑色眼罩R怀疑他是否能看得到路,另一边的男生倒是很有礼貌的做了回应,还提醒男人这样子很失礼云云,男人对此没有放在心上的样子,R也没有多说什么。R本来想打完招呼之后再慢慢把这件事委婉的拒绝掉,但是在听到‘咒灵只能杀掉没法超度’的话时,R坐不住了,再次强硬地提出拒绝除灵的话,高层的脸一下子黑了。”
——『因为……那可是我的恋人啊!』
“……听到R的理由,两人貌似想到了什么双双沉默了,高层还想再说一些话补救,男人却摆摆手,说当事人不同意的话,除灵的事情就算了吧。高层不想这么放弃,然而两人的去意已决,高层说什么挽留的话都不好使,瞪着R气得牙痒痒,又不敢对这颗除了背后灵之外的事情令人省心的摇钱树做什么,只能憋着一股子气回去了。”
“……又一次的除灵无功而返,高层那边也有一些生气了,一下子安排了不少工作给R,经纪人都有些看不过去了,R只是按自己的步骤慢慢消化这些工作。也是因为这些杂七杂八、涉猎范围广大的工作,本来有些看R不爽的同行终于有人开始记恨上R,计划着给R一个惨痛的教训。他们听说电视台深处的某个地方盘踞着一个强大的恶灵,靠近恶灵地盘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于是假借节目组工作人员的名义把R骗去了那个地方。R去了那个地方一下子就感觉周遭的空气不对,压抑的气氛挤压着他胸口的空气,在他眼前一黑的前一秒,他似乎看到自己恋人的背影。”
听到这里,我内心升起一个非常不好的预感,比之前的都要强烈数倍,摄影小哥也咽了几口唾沫,大家都知趣地没有人开口说一个字,全部都聚精会神的倾听着星野先生讲述这个故事。
“……等R醒来时,映入眼帘的是医院雪白的天花板,他躺在病床上,左手打着点滴,父母坐在床边,看到他醒来,都喜极而泣。过了一会儿,经纪人进入了病房,父母这时退出病房,留给经纪人和R两人独处的空间。经纪人进来首先询问了R的一些身体状况,然后告诉R那些起坏心眼的家伙事务所已经在想办法搞臭他们的名声,叫R暂时想修养几天避避风头。R摇摇头,说自己不在意这些,既然事务所已经准备找他们麻烦了自己就安心修养,还跟经纪人提到自己昏迷前似乎看见了死去的恋人,经纪人疑惑地皱着眉。”
“两个人交谈了一会,经纪人就出去处理工作上的事情,R突然倒下让很多工作面临违约的风险。R在病床上独自一人待了没多久,一个意料之外的人来到他的病房,是第二次除灵的时候见到的那位白发男子,不过身边没有跟着那位樱发的少年。R询问白发男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后者回答说是事务所再次请他出马来看看情况,R在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心想事务所还是不肯放弃呀,正当R要开口询问上次见到的那位樱发少年哪里去了,白发男子却说了一句让R怀疑自己耳朵的话,他说你身后的那个背后灵怎么不见了……”
卧槽!我感觉头皮像是炸开一样发麻,身后的背后灵不见了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我更关心的是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结合刚才星野先生故事里说到的他昏迷前看到了死去的恋人,还有电视台盘踞在某个地方的恶灵,答案很好猜出,只是,这个结果那个时候的星野先生是否能够接受……
摄影小哥整个傻眼了,神坂先生一下子抱住了星野先生,在他的耳边说了什么话,我猜无外乎是一些类似“我在这里”的话。
“……R全身的血液像是凝固住了,浑身发冷,他不断的问着白发男子有没有看错,白发男子没有发脾气,摇头说确实没有看到你的背后灵,具体原因他也不清楚。”
——『五条先生,你在开玩笑吧……飒他,飒他怎么可能会不见了?!明明他一直在我身后没能成佛,我知道我很自私,所以让他担心了这么久……是不是他生我的气躲起来……』
——『请你冷静一下。虽然我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不过应该跟电视台里的那个恶灵脱不了干系。』
“……不过白发男子这次过来还带了一个人,是一位金发蓝眼的年轻男子,他的脸上挂着微笑,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忍不住使人在心中升起一丝亲近之情。白发男子跟金发男子做了个简短的说明,看了一眼R,说出了R最想知道的真相……”
——『你的恋人真是厉害呢,为了保护你,居然有能力跟那个恶灵同归于尽。只可惜落到一个魂飞魄散的结局……』
“……金发男子的话如同冰冷刺骨的刀子一般,一刀接着一刀扎进R的心中。R整个人崩溃了,这时,金发男子提出了一项交易,他能让R回到出事的那一天,但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R当然不愿意放弃这最后一根稻草,同意了这一项交易。”
——『我有个提案,你愿不愿意听一下?』
——『什么?』
——『我有办法让你回到出事的那一天,但你有可能会死,怎么样?』
——『你真的有办法让我回到过去吗?』
——『把你送回到过去是没问题,主要是看你是否能不依靠我给你提示就把你的恋人救下。』
——『成交!哪怕用我的命换回飒活着也没关系!』
——『这个就要看情况,好一点的情况就是你失去一些对你来说重要的东西,最糟糕的的情况……就是你跟他都无人生还。你,还要继续这笔交易吗?』
——『当然!』
“……得到肯定答复的金发男子走上前,把手放在R的眼前,R觉得意识逐渐模糊远去,隐约间R听到病房里的两个男子正在交谈着什么,但是他已经听不清具体内容了。等R睁开眼,他已经回到了一切事情的起点,那个血色回忆的夜晚,但由于回到过去的限制,R并没有未来的记忆,现在的他只是隐隐感觉到不安,身边是还活着的K。公交车再次停在站台上,这次,R因为随着公交车开进来愈发强烈的不安,揪着K的衣服不让他上车,而K也很担心R的状态,两人最终都没有上车。”
我就知道,果然这就是整个故事的重点!我兴奋的打起十二分精神,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见到的是还活着的神坂先生的原因,来到这条时间线的星野先生阻止了恋人上那趟走向死亡的公交车,而他付出的代价……我瞄了一眼星野先生遍布整张脸的无数伤痕。
星野先生喝了一口水,继续讲了下去:“……鉴于恋人的情况确实很不对劲,K提议去不远处的24小时便利店待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便利店,买了点夜宵在玻璃墙前的条桌上吃了起来。半个小时后,有点担心的K的家人下楼来找人,在便利店里找到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说说笑笑的两人。K看到家人找了过来,这么久时间气也消了,三下五除二吃完手上的东西,被姐姐拉着走出了便利店的自动门。R慢一步,余光无意间瞄到电视上在播放一则新闻,就在刚才,他们没坐上的那辆公交车在离他们一两站远的地方跟载货的卡车相撞,车上多数乘客当场气绝身亡,重伤的乘客被送进医院后情况也不容乐观。”
“……这时,R鬼使神差的一只手伸进自己裤子的右侧口袋。在口袋里,他摸到了一个扭曲的圆环状的硬物,拿出来一看,是一枚沾着血的银戒指,尽管戒指被不知各种原因撞成现在这个扭曲的样子,R还是认出来这是他跟K在不久前送给对方的定情信物,并且他手上的这个是他送给K的那一枚。就在他拿出戒指的同时,便利店的玻璃墙突然在他旁边整片碎裂,玻璃碎片很奇妙的全部扎在R的脸上,导致他整张脸鲜血淋漓。R用空着的那只手捂着受伤的脸,眼睛痴痴地盯着躺在手心里的戒指,他什么都想起来。在想起来的瞬间,R的左眼球爆开,作为回忆起上个时间线的代价支付出去了。他抬头看了K一眼,K和其家人在出事的那一刻就注意到这边的动静。R看着K如同慢镜头回放一样向他跑来,然后由于失血过多昏了过去,手里死死抓着那枚戒指。”
“……等再度醒来,R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脸上蒙着纱布,只有右眼能看见外界。他躺在床上回忆了半晌才在脑内整理好至今为止所发生的所有事情,躺在手心的戒指硌着他的骨头,却让他无比安心,因为K还活着。R的毁容让他的艺人生涯直接断送,不得不给事务所赔偿大量的违约金,好在R不像上个时间线里最后如日中天的自己,他现在只是一个在努力往上走的舞台剧演员,能接到的工作不多,所以工作上的违约金事务所出于仁义帮他一并处理了。R从此失去了作为艺人的资格,但他不后悔,仅仅用自己这张脸,也可以说是整个艺人生涯来换回K的生命,这笔交易对他来说很划算。虽然前路会有曲折、会很艰难,但R并不认为自己除了艺人这条路之外就无路可走。”
“……以上,就是整个故事的全部内容。不好意思耽误你们这么长时间听我讲故事。”
我摇摇头表示没关系,反倒是星野先生讲的这个故事相当精彩。没想到在这种几乎没有行人的冬日晚上我们居然得到这么大的收获,真的是塞风失马,焉知非福!
“星野先生,这个故事是真的吗?”虽然我这么问,但其实心里早已认定这个故事是真的,毕竟整个故事的情节发展跟现实都能对上。
“这个故事的真伪需要你们自行判断。你要是觉得这个故事是真的,那它就是真的;如果你觉得这是假的,那这个故事就是编出来的。”星野先生没有正面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用了模棱两可的话语回应。
我猜大概是故事涉及到怪力乱神,出于对现在是科技发展的社会的考量,就算真的发生这种事情也不会明确表示出来。
“那么,请问故事中的金发男子是哪位神明?”我转移了话题,把关注点放到那个扭转局面的神秘金发男子。
星野先生迟疑了一下,我赶紧补充道:“我这边到时候会把这一段剪掉的。”
“也不是不能说啦,当时w……R在刚遇到金发男子的时候有出于警惕询问过对方的身份,听说是日本诞生之初就存在的神明,名字是……”
龙夜佐里伊神。”
我有些震惊,因为这个名字我也听说过,应该说这些年他在京都蛮有名的。
“我听说过他,传闻只要你付得出代价,他可以帮你实现任何愿望。正因为这样,那位神明拥有相当多的信徒,而且信徒之间很团结。”摄影小哥沉吟片刻,开口道。
星野先生补充了一句:“不过那位神明是稀有的不依靠信徒信仰的神明,就算没有一个信徒,他还是那么强。”
神坂先生似乎想到了什么,盯着星野先生的脸一言不发。星野先生问他“怎么了?”,他看了一眼我们欲言又止,随后摇了摇头。
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该离开了,便起身向两位男士道别。神坂先生将我们送出屋子,一路送到大马路上,星野先生因为身体原因直接回房间休息了。
“那个,有件事能问你们一下吗?”神坂先生皱着眉,看样子心中有什么烦恼的事情,他拿出一个银色的御守,问道,“请问这个御守出自那位叫龙夜的神明手里吗?”
我凑上前看了一眼御守,御守整体是一个银白色,表面的字用红色的丝线缝制,收口的挂绳是水蓝色。我询问是否可以上手,神坂先生同意了,我拿起御守看,正面是“健康祈愿”的字样,背面是“时泽”的字样。这是时泽神社出品的御守!而且还是等级比较高的,虽然比最高等级的还略逊一筹,但可以确定这个程度的御守都是龙夜神专门给这个人量身定做的,不像那些普通御守只被龙夜神附加了最基本的祝福,交了香油钱就能拿到。
“神坂先生,你跟星野先生去过时泽神社对吧?”我抬起头看着神坂先生,反问道。
“嗯。”神坂先生虽然不太清楚我为什么会问这个,但还是如实回答,“陆人当年受伤出院之后就拉着我去了京都,说是去还愿……”
突然,神坂先生像是想起了什么,大叫了一声:“啊,我想起来了,那个时候神社还没建起来,我们当时去了另外一个神社,听说是为晴明公建造的神社。当时陆人被单独叫到了偏殿,我在外面等他,余光有瞥到偏殿里端坐着一名金发蓝眼的年轻男子,脸上挂着微笑让人忍不住想亲近,是那位神明吗?因为那等美貌实在是……真的很符合古代对鬼族样貌的形容。”
我“噗呲”一下笑出声,神坂先生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脸。确实,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龙夜神的相貌也不是什么神秘的事,再加上那位神明对于自己的外表并不在意,流出来的合影不少。他自己说过,在他眼里大家外表的美丑都一样,主要看心灵,不过还是感谢这张脸让他遇到了他现在的妻子。
神坂先生经过短暂的尴尬,接着补充道:“陆人在里面聊了很久,从偏殿出来之后就拿着这个御守递给我,说是防灾防病、祝愿健康平安的,叫我贴身收着尽量不要拿下来。”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把御守放回神坂先生的手里,尽量保持平静的心情对神坂先生说:“神坂先生,说老实话,你这个御守算是比较高级的那种,是龙夜神专门针对你这个人做出来的,多少信徒砸下真金白银都买不到。”毕竟那位神明背靠土御门家,本身就不差钱,再者信徒们也会自觉供奉香油钱,他根本不会有金钱方面的烦恼。
“主持人小姐,你是怎么认出来的?你有见过类似的吗?”神坂先生收回御守,疑惑的问道。
我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解释道:“是这样的,我身边有人是信徒之一,她跟我分享了一个简单易懂的辨别方法。首先是最高级的御守最好辨认,你一拿到手就能很直观的看到御守整体是一种银白色的色调,包括挂绳和表面的字都是银白色的,而且是那种金属质感的银白,上面的字会跟着你手上细微的动作而随之变化。再下来是神坂先生你手上的这种,银白色调的主题代表龙夜神的神力,红色的字样是夫人的代表色,蓝色的挂绳跟龙夜神的瞳孔颜色一模一样。不要看它样式普通,神坂先生从拿到手到现在,这个御守完全没有磨损的迹象对吧?那是因为这两种御守都是用神力编织出来的,不像往下的几个级别,主体是人类批量生产的东西,只是附加了神力,最多就是内容物会有所不同。”
听到我的科普,神坂先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这时去通知节目组的车来接我们的摄影小哥走到我的身边跟我小声的说了一声“车到了”,我们再次向神坂先生道别,神坂先生站在原地冲着我们摇手道别,随后我们就上了节目组的车。
透过车窗,我余光瞄到神坂先生又掏出了御守在原地深思了半晌才走回家。摄影小哥和导演都在兴奋的交谈着今天采访到的内容,我有些困意涌了上来,裹紧自己在座位上小憩。

——END——

嗨嗨,这里是某雨,问我为什么不更《一轮之花》更这个?废话,我也不想成天被我朋友轰炸,她就盯着这个文一直在催更,这不,为了四年的宿舍革命友谊,我先写完这个堵住她的嘴【不过她也被我说了,要不是看在这些年的交情,她可能被我拉黑】

评论 ( 3 )
热度 ( 1 )

© 泪雨 | Powered by LOFTER